安倍这一次用心良苦,中国更要警醒了
分类:战略观察

  安倍这一次用心良苦,中国更要警醒了

  (一)

  这一次,安倍真是用心良苦。

  老天皇退位,新天皇登基,必须取一个新的年号。

  最后,日本政府选中了两个字:令和。

  安倍随后特意强调,令和这个新年号,选自《万叶集》,这是象征我国丰富的国民文化和悠长传统的日本古籍。

  《万叶集》第五卷《梅花歌卅二首并序》中有这样表述:于时初春令月,气淑风和。

  春天选了带有春意的两个字,确实意思不错。

  看到很多媒体报道说,这是1300多年来,日本年号首次成功脱中。

  对于记者有关为何不选用中国典籍的提问时,安倍倒也直言不讳:

  日本正迎来一个根本的转换期,为了反映日本人的新精神新时代,我们最终决定从日本的典籍中选用新的年号。也就是说,这次不从中国经典作品中选年号,是安倍的既定主张,意在显示日本的文化独立,有很深的政治寓意。

  要知道,自公元645年日本仿效唐朝做法设立年号来,从第一个年号大化至今,1374年时间,247个年号,都取自中国的经典。

  比如,有36个年号,来自《尚书》,27个年号来自《易经》。

  明治维新的明治,则取自《易经·说卦传》:圣人南面听天下,向明而治。

  安倍用心良苦,如所它所愿了吗?

  错!

  道理很简单,日本年号要想能脱中,除非不用汉字,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。

  比如,日本现在的解释,令和,源自《万叶集》。

  但要知道,古体诗往往需要典故,需要源头。日本古诗是在中国诗歌熏陶中成长的,越是当时的名诗人,遣词造句越受到中华文化的影响。

  翻翻中国经典,源泉在前头。

  别忘了,早在东汉时期,张衡的《归田赋》中,就有于是仲春令月,时和气清的句子。

  对了,就是那个造地动仪的张衡,但他同时是文学大家。

  大家可以比较一下:

  万叶集:于时初春令月,气淑风和。

  归田赋:于是仲春令月,时和气清。

  都是描写春天,一个1300多年前,一个近2000年前,到底谁效仿谁。

  另外,《全唐文》中,薛道衡之孙薛元超,也曾写下过时惟令月,景淑风和的句子。

  而且,还有更早的典故。

  《礼记·经解》中还有这么一句:发号出令而民说谓之和,上下相亲谓之仁。

本文由黑玛军事网发布于战略观察,转载请注明出处:安倍这一次用心良苦,中国更要警醒了

上一篇:成立70周年活动在即 海军官微“剧透”国际海军 下一篇:台退役军官:美只想要保护费 他们眼中台湾就像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